↑↑↑点击上方“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关注我们

文│秦岭

范永进

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的近三十年间,范永进前后去过香港近十余次。大部分是因为公务,也有一些私人行程。在金融及地产领域打拼多年的经历,让他在“阅读”城市的时候,自然地享有了与旁人不同的“专业”视角。更重要的是,对范永进来说,这些年频繁往返沪港两地的经历本身,或许就可以视作某种“编年史记”——上海与香港在故事里不断“对照”,相互“对话”,折射出开发开放的这些年,中国经济与金融领域所发生的种种变化。

范永进第一次出访香港,是1992年的7月。当时的他还是上海市外国投资工作委员会的一名年轻的科长,同行的有当时同在市外资委,负责外资项目审批工作的处长傅有才和上海市农委外经处的处长鲁南星,主要任务就是招商引资。“介绍浦东开发开放的近况及一些优惠政策。我们希望能通过香港这个平台,吸引港资,吸引全球的资金到上海来投资。”范永进说。

那时的香港是很多人眼中的“富人天堂”。“我们对外部世界的了解,在改革开放早期主要通过香港。90年代上海浦东开发开放后逐渐形成的淮海路、南京路商业街模式以及很多现代化的理念也是学习香港的。”范永进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赴港出差的补贴标准是一天一美金,而他的工资一个月大概也只有一百零几块人民币。

那次行程,负责接待他们的是上海实业集团公司厉伟达先生。上海实业是八十年代上海市政府在香港打造的一个窗口公司,后来也承担了市政府在香港设立的类似于办事处的职能。“我们经常说,它是从‘一包香烟、一袋味精、一本挂历’起家,因为上海实业是在南洋烟草、天厨味精和永发印务公司三家企业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上海市政府是股东之一。”

维多利亚港的繁华夜景

热心的厉伟达陪着范永进到香港各处走走看看。“对我来说真是大开眼界。繁华的维多利亚港、繁忙穿行的地铁、鳞次栉比的高楼、琳琅满目的商店……”他参观了香港富豪们在山上的私人别墅,也走进过驻港老同事在香港住家。“别墅的业主是解放前大光明的老板。我们去的时候车子开的是私家路,别墅的铁门是全自动自己打开的,以前这都是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而普通香港人的住宅却像火柴盒一样,“房间很小,就像一个鸽笼,只有一张床,桌子也没有。”范永进笑言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踏入到资本主义社会”,也是他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现实冲撞”。

普通港人居住的“火柴盒”

人们喜欢用“双城”来形容香港和上海,这两座城市间的联系也确实非常紧密。范永进说,1949年后不少上海企业家和文人从这座“远东第一大都市”跑去了香港,也正是这代人为后来的香港带去了繁荣,但这原本也只是他从书本上读到、电影里看到,而后单纯浮动在想象里的概念。直到他踏上香港的土地,一切才真正切实而鲜活地出现在了眼前,尽管后来他在沪港之间频繁往来,这也始终是“影响最大、印象最深的一次”。

最初的招商引资之后,范永进与香港之间的“业务联系”,又加了一条:股票。1992年8月,深圳发生了8•0股灾事件,同年10月中国证监会成立,1993年3月,上海在全国率先成立上海证券管理办公室对外工作。当年的4月,范永进从市外资委调入市证管办,主要是负责企业改制与上市。期间,他一直关注香港,也去过几次。1996年上实控股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引起了香港市场极大关注,因为它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上海概念股”。范永进还记得当时就有香港媒体的评论:上海实业扭转了香港红筹股的颓势,开创了把内地资产注入香港中资窗口公司、实现两个市场对接的先河,引领了回归前后的红筹高潮。“对此,我们也感到非常骄傲。”他至今依然感慨。

时间进入新的千年,香港这个“东方之珠”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范永进也因工作调动,进入上海金融服务办公室担任副主任。2004年郭广昌的复星房产上市,范永进主要负责办理审批事项。为此,他曾专门赴港参加过郭广昌以及香港联交所组织的一些活动,见证了“复地”作为香港股市新年第一只地产股,成功登陆国际资本市场,复星房产走上国际化道路的过程。2009年到2012年的4年,范永进几乎每年都要前往香港,参加在那里举办的亚洲金融论坛。“这些年赴港的总体感觉,是香港的地位已经在逐步在下滑。在金融办工作期间,我们上海的很多机构:例如海通、国泰君安、浦发银行……都已在香港设立了分支机构,这和我们早年去的情况已经不太一样了。香港本身在发展,但上海发展得相对更快一些。”

范永进与唐英年合照

如今的范永进是爱建集团党委书记、副董事长。很多人也许不知道,爱建与香港也颇具渊源。香港前财政司司长唐英年的爷爷,著名的民族工商业者、爱国企业家唐君远正是爱建公司的主要创办人之一,而唐英年的父亲唐翔千也是香港著名的实业家。2015年4月,范永进率团到香港考察,就曾专门拜访过唐英年,并留下过合影。

爱建香港公司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就已经成立。“刘靖基等老一辈的眼光还是非常独到的。我们去香港,主要是想通过多层面、多角度的广泛接洽,完成爱建公司在香港发展的推介,并激活爱建香港公司。希望能够让未来的爱建同时立足上海、香港两个国际金融中心,既能依托上海而享有内地改革红利下的机遇与动力,又能依托香港而享有全球资本汇聚下的资源与便利。”

故事讲到这里,上海与香港的双城故事又进入了全新的篇章。包括范永进在内的所有人都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个故事还将有更多更精彩的展开在等待着大家。

往期回顾

"

首页体育